您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资讯 >

内蒙古旅游详情

内蒙古旅游

赤峰传说故事

2016-6-6 20:33:485104人已关注

马头琴的传说  

    据说,马头琴最早是由察哈尔草原上的小牧童——苏和做成的。苏和是靠老奶奶抚养大的,婆孙俩只靠着二十多只羊过日子。苏和每天出去放羊,早晚帮助奶奶做饭。十七岁的苏和已经长得完全象个大人了。他有着非凡的歌唱天才,邻近的牧民都很愿意听他唱歌。

  一天,太阳已经落山了,天一会比一会黑起来了。可是,苏和还没有回来。不但老奶奶心里着急,连邻近的牧民也都有点着慌了。就在人们十分焦急的当儿,苏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白东西走进包来。人们围过来一看,原来是匹刚出生的小马驹。苏和看着大伙惊异的眼光,便笑嘻嘻地对大家说:“在我回来的道上,碰上了这个小家伙,躺在地上直动弹;”我一看没人收拾它,骡马也不知去向了,我怕它到了黑夜被狼吃了,就把它抱回来啦。”

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小白马在苏和的精心照管下;已经长大了。它浑身雪白,又美丽又健壮,人人见了人人爱,苏和更是爱得不得了。

  一天夜里,苏和从睡梦中被急促的马嘶声惊醒。他想起小白马,便急忙爬起来,出门一看,只见一只大灰狼被小白马挡在羊圈外面。苏和赶走了大灰狼,一看小白马浑身汗琳淋的,知道大灰狼一定来了很久了,多亏了小白马,替他保护了羊群。他轻轻地抚摸着小白马汗湿的身子,象对亲人一样地对它说:“小白马呀!多亏你了。”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年春天,草原上传来了一个消息,说王爷要在喇嘛庙举行赛马大会,因为王爷的女儿要选一个最好的骑手做她的丈夫。所以谁要得了头名,王爷就把女儿嫁给谁。苏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邻近的朋友便鼓励他:应该领着小白马去参加比赛。于是,苏和便牵着心爱的小白马出发了。

  赛马开始了,好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,扬起了皮鞭,纵马狂奔。到终点的时候,苏和的小白马跑在最前面。王爷下令:“叫骑白马的上台来!”等苏和走上看台,王爷一看,跑第一名的由来是个穷牧民。他便改口不提招亲的事,无理地说:“我给你三个大元宝,把马给我留下,赶快回去吧!”

“我是来赛马的,不是来卖马的!”苏和一所王爷的话,顿时气恼起来。我能出卖小白马吗?他这样想着,便毫不思索地说出了那两句话。

  “你一个穷牧民竟敢反抗王爷吗?来人哪,把这个贱骨头给我狠狠地打一顿!”不等王爷说完,打手们使动起手来。

  苏和被打得昏迷不醒,还被扔在看台底下。王爷夺去了小白马,威风凛凛地回府去了。

  苏和被亲友们救回家去,在老奶奶细心照护下,休养了几天,身体渐渐地恢复过来。一天晚上,苏和正要睡下,忽然听见门响,问了一声:“谁?”但没有人回答。门还是呼隆隆地直响。老奶奶推门一看:“啊!原来是小白马!”

  这一声惊叫使苏和忙着跑了出来。他一看;果真马回来了。马身上中了七八支利箭,跑得汗水直流。苏和咬紧牙,忍住内心的痛楚,拔掉了马身上的箭。血从伤口处象喷泉一样流出来。马因伤势过重,第二天便死去了。

  原来,王爷因为自己得到了一匹好马,心里非常高兴,便选了吉日良辰,摆了酒席,邀请亲友,来进行庆贺。他想在人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好马,叫武士们把马牵过来,想表演一番。

  王爷刚跨上马背,还没有坐稳,那白马猛地一蹶子,便把他一头摔了下来。白马用力挣脱了缰绳,冲过人群飞跑.而去。

  王爷爬起来大喊大叫:“快捉住它,捉不住就射死它!”箭手们的箭象急雨一般飞向白马。虽然身上中了几箭,白马还是跑回了家,死在它最亲爱的主人面前了。

  白马的死,给苏和带来了很大的悲愤,他几夜都不能入睡。一天夜里,苏和在梦里看见白马活了。他抚摸它,它也靠近他的身旁。同时轻轻地对他说:“主人,你若想让我永远不离开你,还能为你解除寂寞的话,那你就用我身上的筋骨做一个琴吧!”苏和醒来以后,就按照小白马的话,拿它的骨头、筋、尾做成了一个琴。每当他拉起琴来,他就会想到对王爷的仇恨;每当他回忆起乘马疾驰时的兴奋心情,琴声就会变得更加美妙动听。从此,马头琴便成了草原上牧民的安慰,他们倾听着这美妙的琴声,忘掉了一天的疲劳,久久不愿离去。

达里湖和多伦湖的传说  达里湖和多伦湖是姊妹湖,像两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贡格尔草原上。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在达里湖畔的贡格尔草原上,有一个为人忠厚、做事执着的蒙古小伙子,名叫尼木德。尼木德天天牵着枣红色小骏马在达里湖畔牧羊,每天早午晚都要到达里湖边饮羊、饮马。尼木德非常喜爱他的枣红色小骏马,把枣红马的门鬃梳成小辫,戴上五颜六色的野花,把枣红马打扮的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。一天晚上,尼木德牵着枣红马来达里湖边饮羊,突然,平静的湖面上一个巨浪扑来,巨浪里窜出一只硕大的乌龟,大乌龟咬住枣红马,马和马身上的两只银马镫均被大乌龟拖入湖底。

  尼木德日夜思念他的枣红骏马,天天晚上在枣红马沉人湖底的那个时间来到湖边哭祭:我的小骏马,我的老伙伴,自你降生那天起,我与你同命相怜,金鹿再快,难步你的后尘;黄羊再快,也不能与你并肩……尼木德日复一日,风雨无阻地来祭奠他的枣红马。一天,达里湖的海龙王敖海出巡,听到尼木德的哭祭声,被深深地感动了。海龙王一挥手,狂风骤起,大乌龟四脚朝天被赶到太阳底下曝晒。一个时辰过去后,大乌龟招了供,它把枣红马藏在达里湖里,把银马镫藏在多伦湖里。海龙王说:“孽龟,还不快把马和马镫还给人家!”一个哈嚏,达里湖水波涛骤起,枣红马跃出了湖面,站到尼木德面前,同时,两只银马镫也从多伦湖里跃出。由此,达里湖变成了一个“马”形的湖,多伦湖变成了一个“马镫”形的湖。

黄岗梁的传说--劫皇纲  

    相传,元世祖忽必烈定藏后,尊重唐初由印度教入藏而创设的红教。忽必烈深知西藏地方地广民悍,雪域高原,难以抚绥,故尊封红教首领八思巴为国师,尊封喇嘛教为国教,以顺民心。后来红教专以吞刀吐火、愚惑世俗。至明永乐年间,其首领宗喀巴锐意改良,训235条戒律,易以黄服之衣冠,遂为黄教(喇嘛教)。宗喀巴有两个弟子,一曰达赖喇嘛(观音菩萨化身),一曰班禅喇嘛(金刚菩萨化身)。达赖五世时,有大弟子章嘉活佛,在内蒙多伦诺尔建荟恩寺,为住寺活佛。五世达赖授以呼吐克图(有寿之人)。至清雍正年间,呼吐克图号章嘉又转世于多伦诺尔,复建善寺。于是,呼吐克图号章嘉就永为内蒙黄教之主。章嘉十九世活佛桑杰扎布,光绪十七年被封为大国师,晋封时,皇帝荣典陛见,授以九龙伞及金印,掌北平雍和宫佛事,统理印务。

  光绪23年春,章嘉活佛从漠北幽格尔庙至北平觐见光绪皇帝。所带宝马良驹两匹,金鞍两套,玉辔两双,金银细软物什多多,还有达尊公主同行。这两匹宝马,一匹叫“七百青”,一匹叫“八百红”,两匹马系一母所生,这青的青中泛白,白里含青,若青玉含雪;这红的红里透粉,粉中含红,若胭脂扑面。两匹宝马薄鬃细尾,睛眼突亮,鼻敞蹄大背微弓,前看似金鸡昂立,后看似卧兔团蹲。两匹马跑起来皆可追风赶月,前蹄上翻过耳三寸,后蹄前伸过步五尺,马上人稳如坐轿,能日行七、八百里,早晚见日。这两匹宝马系阿巴嘎旗王爷所赠。

  据说慈禧太后很爱马,藩帮外吏进贡的宝马,老佛爷都要亲自过目。唐代武则天也曾蛮驯狮子骢,而得到唐玄宗的宠爱。因而,阿巴嘎旗王爷、章嘉活佛欲献宝马。金鞍玉辔皆价值连城。一同觐见的达尊公主系敖汉王四福晋吉奴所生,自幼娇弱多病。有一天,西域僧造访王爷,吉奴福晋抱达尊公主晋见禅僧,席终禅僧起身要走时,达尊突然嘤嘤向禅僧招手,似要什么物什。禅僧从怀中掏出一双晶莹剔透的翡翠镯,给达尊公主戴手腕上。自此镯随人长,达尊公主粉面桃腮,柳叶眉,丹凤眼,唇红齿白,长成一个增一分则余、减一分则短的绝代佳人。翡翠镯奇事,蜚声遐迩。章嘉活佛禅事敖汉,敖汉王让达尊公主做章嘉活佛的干女儿。带达尊公主进宫拜见皇太后和皇上,这当然是敖汉王爷求之不得之事,若成为皇亲,则永世大富大贵矣!

美人宝马及金银财宝如何安全带回北平,交给皇上。章嘉活佛踌躇再三。这在当时荒旱频繁民饥匪肆的年代,确实是个难题。当时,章嘉活佛跟前有一谋僧西尼喇嘛(上师)献策日:“兵法云,虚者实之,实者虚之。我们何不用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之计,安全抵京师。”章嘉活佛默然许之。新春刚过,寺院就大造活佛返京舆论,并安排起程日期,返京路线、驿站及随从等事宜。起程前一天,活佛召见地方僧俗嘱以佛事,明锣响鼓地辞行。第二天,只见活佛身披黄缎袈裟,头戴佛帽,乘八抬金顶轿,率领随从弟子浩浩荡荡取道贝子庙、太仆寺旗,经张家口回京去了。其实这些都是假的,真正的章嘉活佛在这前一天黑夜,带所带之物,由二十多名精壮喇嘛护着,连同干女儿达尊公主,按事先选好的路线,经黄岗梁(原名兴安山)、塞罕坝奔京师而去。章嘉活佛一行二十余骑出幽格尔庙佛地,一直向东南,突奔三昼夜,过阿巴嘎旗东南的锡林河,行进到克什克腾旗境内黄岗梁北麓茂密的丛林之中,只见刀劈斧削的山上烟雾渺渺,松柏森森,涧壑湾环,人马进入湾内,顿觉寒毛倒立,这十三道河着实阴森恐怖。其实这十三道河系木石匣河,经十三道湾,才流出这阴森狭窄的大峡谷。章嘉活佛一行进入十三道河,深怕密林之中有劫匪。这时西尼喇嘛上前道:“弟子闻黄岗梁(兴安岭)常有巨匪出没,路劫之事多有发生,为保安全,我们一队变三队,前为哨,后为卫,拉开距离,平安通过。”章嘉活佛相信西尼主张,变成三队人马,争取尽早走过这十三道河。过了第七道河,日已西沉,在回湾之处,从斜刺冲出一人一骑,此人黑人黑须骑黑马,拖着一根套马杆,像黑旋风似地直奔章嘉活佛和达尊公主,吓得二人险些坠下马来,众人惊出一身冷汗。众喇嘛急上前拦阻,黑面人哈哈大笑道:“别以为我是劫匪,我只是一个放马的马倌,经过此地,巧遇众僧,实乃人生有幸,念佛之人,途经此地,也很危险……”此人口若悬河,说出这里连年荒旱,民不聊生,匪患迭出,说到路劫之事,绘声绘色,说话时眼光直往达尊公主和章嘉活佛处溜。过了十三道河,前后队聚在一起,商量住与不住,黑大汉说:“还是住下的好,如黑天遇上劫匪,你们可……”哈哈哈,大笑三声,一提马缰绳,直奔灯火亮处去了。

  章嘉活佛一行二十余人战战兢兢,总算平安无事地过了黄岗梁,越过铁香炉子山,来到平地松林的塞罕坝上。天黑时分,章嘉活佛面带笑容,率领众弟子在塞罕敖包前焚香,祈求塞北灵验佛的保佑一路平安。这时密林中不知谁在突然狂喊:“哈!!!我们胜利了。”话音未落,从林内嗖嗖嗖射出无数暗箭,顿时人们一片惊慌,几个护卫,当场倒地。西尼喇嘛站在活佛身边狂喊:“不要乱跑,要保护活佛,保护公主,救驾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从林里窜出三十多个蒙面大汉,立即把章嘉活佛的金银细软、宝马金鞍等物劫持一空。章嘉活佛见这些人不杀人,只抢财物,说:“众位好汉,金银细软一概不要,只求留下这宝马,这是送给皇上的御马,平民百姓骑不得。”一蒙面人道:“劫的就是宝马,先让俺‘四大天王’和‘兰八爷’骑骑如何!”声音相当耳熟,没等章嘉转过神儿来,一行人劫了财物下山去了。章嘉活佛清点人数时,少了西尼和达尊公主。据说,西尼早就垂情于达尊公主,为匪做内线,慌乱中携公主云游南方过日子去了。至于镯随人长之说,是敖汉王故弄玄虚,抬高女儿身价,企图混进皇帝宫帏。

劫皇纲事发后,理藩院、热河省及多伦诺尔厅纷纷发诏,缉拿劫匪。可塞罕坝一带匪迹全无。时隔一年,劫匪王殿阁骑“七百青”时在牛其宫梁上摔断了腿,医治时未接好骨头,脚尖向里,为此和郎中发生口角,得罪了郎中,郎中便扮作羊馆进京告了御状。清政府派宣化府黄镇台,热河练军统领张玉春、多伦诺尔厅知事王锡光及副将陈永彖等人率部前来捉拿人犯,把木希嘎什巴尔台村的“四大天王”--王芳、王凤鸣、王凤池、王殿阁,四义号村的兰八爷、梁底村的孟二爷以及扎拉僧等人一并捉拿,枭首示众。同时上书皇帝日:这里出了皇上,修了黄顶黄瓦的金銮殿,奸民要谋反,故一网打尽“四大天王”在巴林、锡盟、多伦、库伦等地作案的余党。官军在天合园乡喇嘛洞沟设下杀人场,每天有几十个人头落地,大多是无辜贫民。人越抓越多,良莠不分,血洗了什巴尔台四十八乡民众。村民惊恐万状,天合园黄镇台公馆住地几百人跪求告免,哭声震天,但也无济于事。这时,天合园村有一读书人,姓曹名义军,为人刚毅豪爽,排行第四,人称曹四。他见跪求不成,便一个人关在屋里遍翻《大清律》,只用了“人犯家不犯”一条,说动黄镇台,使什巴尔台一带无辜人们才免遭涂炭。曹义军因此而一举成名,黄镇台有意提拔曹义军为地方官,可事情未了,黄、张撤走,留下王、陈二官安民。谁知曹受黄的青睐时,陈、王便有妒意,黄走后,王、陈便以曹为王芳匪帮余孽舌辩之罪,拘押至经棚。虽有民众保释,终被陈协台砍头示众,死时年仅36岁。劫皇纲的故事多为真实,现在依然流传,黄岗梁原名兴安山,劫皇纲事发后,便改称“黄岗梁”了。

 
  • 客服热线
  • 商务洽谈
  • 13596379558
  • 投诉建议客服
  • 13704312303